有收购卖剩猪肉转售熟食贩‧被电视台所拍业者‧否认贩卖黑心猪肉

663℃ 757评论
有收购卖剩猪肉转售熟食贩‧被电视台所拍业者‧否认贩卖黑心猪肉(吉隆坡21日讯)被指是“黑心猪肉”的批发商週六现身喊冤,声称自己所卖的是经过挑选的新鲜猪肉,绝非腐臭猪肉。不过,他在记者追问为何猪肉这幺便宜之后,承认“黑心猪肉”事件爆发前,有向猪肉档收购卖剩的猪肉,转卖给熟食档小贩。“我不知道自己向猪肉档拿的剩猪肉是不是死猪或是病猪,现在这样的局势,我拿甚幺货都没有人会相信了!”自认合法山猪肉批发商叶观华週六向上门的媒体说,他从事山猪肉批发生意数十年,持合法执照,山猪肉都是新鲜冷冻从彭亨州运过来吉隆坡。他被询问自己被电视台拍到售卖黑心猪肉时,他支支吾吾地回答说:“猪肉肯定有便宜跟贵价猪肉,之前我确实是向猪肉档收购卖剩的猪肉,但我都是经过筛选较新鲜的猪肉,发臭的都不会拿。”他指出,之前向猪肉档收购卖剩猪肉赚利润不多,1公斤只赚取50至60仙。他说,自从自己被说成是“黑心猪肉商”后,就没有向猪肉档收购卖剩猪肉了,连自己经营的山猪肉生意也减少了。没偷没抢不怕官员对付他直言,自己没有偷没有抢,不怕有执法人员来对付他,而且拿货的时候,有检查过猪肉是可以买出去的。早前,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原先带领媒体到叶观华住家进行“突击”,但后者不在家中。陈国伟与对方电话联繫,叶观华向陈国伟表明,他是合法山猪肉批发商,并否认收买黑心猪肉。陈国伟认为,既然叶观华否认售卖黑心猪肉,所以他应该现身通过媒体澄清。小贩指责有售劣等猪肉有小贩指责叶观华确实有售卖劣等猪肉,惟不确定猪肉是否是死猪,或是叶观华所指的是“受伤猪”和超龄老猪。针对这些指责,叶观华声称一概不知,反问媒体:“我如果知道猪有病,怎幺买?”受询及他是否知道消费者食用黑心猪肉影响健康,他只回答说:“我又不是医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健康。”他也声称,如果拿了发臭的黑心猪肉,相信也没有买家愿意向他买货。拟通过律师起诉电视台被电视台指称贩卖黑心猪肉的叶观华一直宣称自己是冤枉的,他说他所卖的是经过挑选的新鲜猪肉,绝非腐臭猪肉,并扬言採取法律行动,对付有关电视台。本报记者週六上午再度前往这间位于蕉赖6哩村的单层屋,碰巧60岁的叶观华站在大门前,并落落大方地与记者交谈,申诉电视台报导不实。经营猪肉批商生意大约30年的叶观华透露,自从电视节目播出后,许多客户、邻居都指着他说“这个人就是卖黑心猪肉的商家”,令他生活受到影响,连带订单大大减少。他表明将通过律师起诉该电视台,因为佯装顾客进行偷拍,并且报导不真实的内容。指所卖猪肉没被人投诉“我还记得有2名华裔青年及1名印度人上门找我,然后购买几公斤的猪肉,没想到他们是电视台记者,甚至进行偷拍,我认为,他们应该表明身份,直接向我询问详情。”他质疑说:“电视台记者所买的猪肉是否已送去检验?检验结果是否证实猪肉已经发臭?有没报告证明有消费者吃了猪肉而影响健康或有生命危险?报导中完全没提及这些重点资料。”“如果我卖的猪肉真得吃死人,卫生部一定会通过猪肉贩追查源头,我肯定会受到对付的,可是迄今没有人作出投诉啊!”称细心监督不选臭猪肉叶观华不愿透露自己在哪一家农场取货,只说他在选购猪肉时,都会细心监督是否出现臭猪肉,“我们用鼻子及眼睛都能分辨出已经发臭或变色的猪肉,我不可能特地去挑选臭猪肉来卖的。”他带着记者参观屋内的2间冷藏室,里头放满装着猪肉的塑胶篮,他说,所有猪肉都会存放在摄氏零下20度的冷藏室保鲜,每天都有工人切猪肉、清理及运送猪肉给猪肉贩。斥夸大报导损猪肉市场“我不偷不抢,我是拿钱出来买新鲜猪肉做生意的,绝不是黑心猪肉,但是电视台节目把我说成黑心商家及坏人。”他说,夸大的报导已扰乱猪肉市场,许多猪肉贩、售卖猪肉产品的小贩及商家的生意都深受影响。“如果我是专卖黑心猪肉的,新闻曝光后,我早就跑路了,何必留下面对他人的指责。”他也声称,当他听到全国猪肉商总会会长吴春水断言国内有90%猪农卖死猪,觉得这项言论太过份,绝不可能发生。他还笑着说,市面所卖的猪肉100%是“死猪”,生猪被屠宰后一定是死猪,没人会买一头活猪回家,“我相信只有少数没有良心的商家贩卖已发臭或变色的猪肉。”指黑心猪肉事以讹传讹叶观华认为,黑心猪肉传闻一直无法获得证实,这起事件可能是在以讹传讹的情况下广泛流传,例如有时候消费者买猪肉回家后,没及时放入冰箱保鲜,结果猪肉发臭,就以为买到黑心猪肉。”他还举例,当腊肠製造商投诉猪肉贩A的猪肉卖得太贵,猪肉贩B卖得比较便宜,A反驳:“B卖得便宜,可能是病猪或腐坏猪肉。”结果消息传开了,大家信以为真。责不应一竹竿打一船人他表示,市面上可能有少数黑心猪肉的存在,但是不应一竹竿打一船人,硬说每一个猪肉贩都卖黑心猪肉。他自嘲道:“我已经60岁,準备退休了,电视台的错误报导刚好帮助我提早退休。”【热点新闻:黑心猪肉风波】‧2011.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