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567℃ 450评论
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四手联弹——邓佩芬(中)间中会跟学生Grace(前)及Lisa(后﹚来个四手联弹二重奏。(刘毓霖摄)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简化和弦——邓佩芬教金龄学生弹琴,如遇到技巧较难的乐曲,她会将和弦简化及改编,迁就年长学生的能力。(刘毓霖摄)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自订教材——邓佩芬会替金龄学生自订教材,以助他们弹奏到心仪的乐曲为先。技巧反而可以慢慢来。(刘毓霖摄)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入伍登陆奏圆梦曲 学乐器 永远不会太迟

对现今的香港人来说,小学,甚至幼稚园开始学习乐器,几乎是指定动作。

可是时光倒流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学钢琴、弹结他对一般学生哥来说,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来到今天,终于仔大女大,一班入伍登陆的「中年人」终有机会圆梦。坊间愈来愈多机构设立金龄人士钢琴班、乐队等,虽然他们的手指已不似小孩般灵活,但胜在以热忱、毅力搭够!抛开考级、「起跑线」的顾虑,也没有「怪兽家长」的催逼,纯粹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

踏入北角金凌音乐培训中心,偌大的海景教室放了一部三角琴,还有4部电子琴。窗明几净,是容易令人专注学习音乐的地方。

培训中心的导师邓佩芬(Michelle),大学时主修新闻,副修音乐。1990年代从商,曾任职电脑公司推广。其后因为要当妈妈,于是辞职当家庭主妇。但她没有因此放下事业,反而开展了她的音乐事业。她因为曾任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考试的翻译员,熟悉各级考试教材;又因广结其他私人教琴导师,于是开设了一些以导师教学为主题的讲座。「你知道教琴导师最怕遇到什幺?」Michelle问。记者猜不到。「原来是『怪兽家长』啊!即是子女不肯练琴但又想考级,经常调课堂时间等。」她开估。于是她决心开坛讲学,教一众导师如何管理学生家长,再谈如何收生,以及如何在考试中「求分数」的讲座。

小时候经济差学琴「癡心妄想」

近年,她又开始了金龄人士(50岁或以上)钢琴班相关的讲座,先培训导师,约百多名钢琴导师曾参与相关课程,也有导师因而收到金龄学生:「导师们的反应很好,他们都说教金龄人士是很好的经验,因为学生有学习热诚,自动自觉练琴,也不会迟到早退!而且金龄人士的课堂多在早上,导师可以善用教学时间。」

她自己也有教授「金龄学生」,其中近60岁、快到退休年龄的Lisa是其中之一。「学琴是我的梦想,但对小时候的我是『癡心妄想』!小时候在内地,经济环境不许可。直至投身社会,工作繁重,这个梦想也搁在一旁。」以前的Lisa听到《梁祝协奏曲》、《月亮代表我的心》、《在水一方》等这些歌曲时,纵然非常喜欢,却从没幻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用双手弹奏出来。

「10多年前,我有个朋友患重病,医生说她不会生存多过5年。她没有因此而自暴自弃,反而去学起急救来!她说:急救可以救人救己啊。10多年后的今天,她仍活得好好的。这对我有很大启发:没有东西是太迟的!如果当初她放弃自己,或只顾玩乐,5年后的她还是活得好好的,那不是浪费了5年吗?」在思考退休后如何过得快乐又有意义时,她参加了教会的乐理班,还考过级!后来认识了邓佩芬的金龄钢琴课程,便下定决心参加。

手指不灵活胜在勤力练习

「曾经为了自己是否可以坚持练琴而犹豫。但上完第一课,弹得到《快乐颂》的旋律,令我觉得钢琴的声音真的很美。」Lisa学琴至今约半年,起初每天上班前赶去琴行练琴2小时,记者笑说她比很多刚学琴的小朋友勤力10倍!

「学琴、练琴对我来说是享受。我的手指没有小朋友的灵活,初学时也觉得自己用力不平均,希望可以弹得轻柔一点,那就要花时间练习。我心急嘛!」Lisa谈起学琴经历,挂上满足的笑容,可见她对钢琴的热爱。「起初学琴,都被泼过冷水,例如别人会问:『你想当郎朗吗?』不过家人见我这幺用心弹琴,见我弹得投入,也开始支持我学琴!老弟还送了一座琴给我,让我可以在家练琴呢!」她说。

本来她没有将学琴的事与别人分享,倒是同事在电视节目中看过她弹琴,于是学琴也成为了她和同事朋友之间的话题。「跟同事多了话题,朋友也说我学琴后较开朗。现在有时会约朋友去听音乐会、钢琴演奏呢。」于政府诊所工作的她自言,每天接收颇多负能量,心情难免受影响,而弹琴则成为她的生活调剂。

简化乐曲 求享受不求「考级」

Michelle另一个「金龄学生」锺和平Grace,是音乐中心的常务董事,平日负责中心的行政工作。她自小喜欢弹琴,初出社会做事时也学过琴,但因为当时工作太繁重,加上导师教法不适合自己,即使学过两次琴,每次都只持续了1年。「那时觉得自己不适合学钢琴吧,也没想过会有第三次机会去学习。」直至在教会中认识了Michelle,令她觉得可以再试一次。「邓老师对金龄学生的教学方式与教材有特别安排,她会教我们如何运用和弦去配合旋律。有些曲目若在技巧上有困难,她会改编一下,让我们容易弹到。如《梁祝协奏曲》,我练了3星期便可以弹到。从前的导师多以『考级』,或教授技巧、视谱为教学目的。但成人学琴,大多是以享受音乐为主吧。」第三次学琴机会,令Grace觉得学习乐器,永远不会有「最迟」。

文:蔡琇莹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老来夹band 「耆」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