嗑药入感化院‧少女家书悔过‧爸爸救我

486℃ 124评论
嗑药入感化院‧少女家书悔过‧爸爸救我(槟城25日讯)20岁少女3年前因嗑摇头丸被捕,父亲为助女儿改过而狠心要求推事庭判她入感化院,希望女儿可以藉此改过自新。在马六甲感化院――亨利葛尼学校生活的这段日子,这名少女终于明白父亲的苦心,并在寄给父亲的家书中,声声忏悔,表明她已了解父母狠心把她送入感化院的目的,且不再怨恨父母。她在这封家书中,除了祈求父母的原谅,也表明她渴盼重获自由,希望当局可提早释放她,好让她可以重回家庭生活,以专心应付明年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藉此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少女的父亲陈福喜披露,女儿是在17岁时因嗑摇头丸被捉。为救赎女儿,他当年狠下心要求推事庭将女儿禁闭,心里希望女儿可以改过自新。“当时,我一心以为女儿只是初犯,所以法庭应该只会判她守行,没料到法庭最终判她进入感化院长达3年,让我焦虑不已。”为救女求判入感化院为了把女儿从感化院里“救”出来,来自槟城发林的陈福喜週五向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求助。“女儿在家中排行第二,但她向来不爱读书,在她十五六岁时,学校就致电指我女儿屡屡逃学。”由于平时忙于茶室生意,陈福喜每天必须从早上6点忙到深夜,太太杨恩爱任职保姆,两人根本无暇管教女儿。他说,在女儿16岁时,她就常常闲暇在家,不肯去上课。“即使我们将她打得半死,她也照样不去上学,让我们非常头痛。我们唯有让她辍学,她之后就到商场找工作,当服装店员工。”常半夜回家不知女在外行动陈福喜披露,女儿难受教,时常深夜才归家,他根本不知道女儿在外结交了甚幺朋友。直到2008年5月,他们接到了警方的来电,说女儿因为嗑摇头丸被捕,并证实尿液呈阳性反应,才知道女儿行差踏错。接到女儿嗑摇头丸的消息,他们有感如雷轰顶,对女儿也心力交瘁。他说,女儿很坏,我们真的已经无力管教。“在案件于在推事庭下判时,我请求庭主捉她去关,给她一点教训。我以为只是禁闭几个月或守行为,她只是初犯,但是,最终却判她进感化院3年,直到她21岁。”父亲当年狠心的要求女儿送进感化院,也让这名少女心里一直耿耿以怀。在今年1月寄给家人的信中,这名少女才坦然明白父亲当年的用心良苦。多关刑事犯盼提早获释陈福喜指出,事发时,法律援助局的律师曾劝我让女儿认罪。这是因为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15(1)(a)条文下被控者,若是18岁的未成年少年,最多只是判守行。他说,女儿是感化院里唯一一个华人,女儿还向她透露,感化院里头很多是刑事犯,包括杀人犯,但女儿只是初犯,感化院的老师也说,女儿犯的只是小案件。“我们很担心她,希望感化院能提早释放已悔过的女儿,让她回到我们身边。”救女无暇管理茶室顶给人陈福喜在女儿被关进半年后,向马六甲感化院要求释放女儿不果。为了“救女”,他每两三周就远赴马六甲探访,连茶室生意也无暇管理,而在近日顶让了给其他人。目前,则待业在家。“女儿关进感化院后,我们每隔一段时就去问院方,院方的说词翻翻覆覆,一开始说关了一年就可以申请释放,之后又说不能,接着又说她的女儿必须在大马教育文凭要考取5个A,就可以释放。”他无奈地说,女儿去年才念中四,都还没考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今年中五,等到考试时,就已经接近被释放的时间。“女儿连马来文都不大会说,怎幺能考到5个A。”贺年卡流泪图尽显悔改心今年新年,少女寄了一张新年贺卡回家祝贺,信里头还写上对家人深深的想念和爱意,并画上自己被囚禁在感化院流泪的图案,尽显悔改的心。少女的字迹娟秀,她除了在卡片写上祝贺语,并促家人要收好这张卡片,还要他们为她带去一本圣经和一些书籍,以消磨沉闷的感化院生活。她在卡片上画了一家五口的公仔,画中的自己则流着眼泪,被囚禁在马六甲感化院里,似乎在声声求救,希望父母儘早把她救出来。5封救女信半年无消息陈福喜前后寄了5封信展开“救女”行动,如今已过年半,却一直无下文,时常前往探访的陈福喜,对屡屡痛哭的女儿心疼不已。他共寄了五封信,包括内政部、内政部长、马六甲感化院及槟州教育局。他们希望女儿提早释放后,能在槟城求学。当他们向槟州教育局求助安排学校时,当局也指,他们必须获得马六甲感化院的信件证明才行。他说,马六甲感化院也有来信指,女儿的行为有改善,行为良好,如今已经悔改。“我们只希望她回到我们身边,她70余岁年迈的婆婆也很挂念她,希望她提早释放。”州议员助致函监狱总监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披露,根据2001年儿童法令第75(3)条文,全国监狱总监若认为适合,他有权缩短未成年孩童在感化院的期限。他将协助陈福喜,在下週五致信对方要求提早释放他的女儿。他说,陈施杏是在2001年儿童法令第75条文被判,若犯错,法庭有权将送进感化院。同样的,根据同样法令的第75(3)条文,全国监狱总监有限缩短期限。“她只是初犯,她不曾迁涉严重的刑事案,并无案底,当初陈福喜只是以为判刑几个月,也没有得到法律正确的劝告。”他说,更奇怪的是,当初该名少女是在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15(1)(a)条文下被控,若是18岁未成年,最多只是守行为。为何会送进感化院,让人不解。他希望当局鉴于该名少女初犯,守行良好,提早释放她。可致函感化院要求提早出院许日昇律师指出,若父母要为被少年法庭谕令送往少年感化院改造的儿女,申请提早出院,可通过2个管道去申请。他说,根据法律,有关父母可在少年法庭下判的14天内,向高庭提出上诉。“其二就是致函给有关少年感化院,因为根据儿童法令第75项条文,院方有权决定是否让该名少年提早出院。”“虽然这是少年法庭给予的判决,但根据儿童法令,院方还是有权可以依据有关少年进入感化院后的行为及学习等表现,来决定是否让该名少年提早出院。”陈爸爸曾就女儿的问题来找过许日昇协助,但当时陈爸爸来找他时,已是法庭下判后的6个月,因此他已无法再向高庭提出上诉。许氏披露,当时就曾向陈爸爸建议,致函给马六甲亨利葛尼少年感化院,以向院方提出申请让其女儿提早出院的要求。少女悔改告白(取自今年1月的家书)请给我机会报答你们我无法保证我一定会考到好成绩,但我一定会尽我的能力去考好。那天,你们来看我时,告诉我律师那里还没收到法庭的来信时,我觉得可能没有希望申请出来了,但是我收到你们的来信告诉我,法庭那里有回信了之后,我真的很高兴。我答应你们,如果真的申请到我出来,我一定会在外面考SPM,不会再过回以前那样的日子!自从爸送我进来之后,我真的想通了很多东西。说真的,以前我真的很想问爸爸,为甚幺这样狠心的把我送进来这里,现在我才明白,爸送我进来是为了我好,不然可能现在在外面的我还是在吸毒,进来这里之后我学会了讲国语,会改过以前的坏习惯,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珍惜家里人”,在我最有困难的时候,你们一直都在帮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以前你们常说,我们一直不孝顺你们,如果一天你们死去的时候,我们才后悔已经来不急(及)了,现在我才明白这句话。以前我这样对你们,你们现在还这样帮我找律师,申请我出来,每天都在帮我想办法,而我从来都没给你们甚幺东西……希望你们仍能原谅我…给我机会来报答你们…爸爸一次一次的来看我,一次一次的长了很多很多的白头发,爸一定是每天的都在为我而担心,爸也瘦了很多…爸,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20岁了,我会想了,你不要一直在为我担心…以前我从来没看过爸妈哭,而现在爸妈却为了我而哭…″我不想再看见你们为了我而哭……我会好好做人,不会再令你们失望…帮我问候姐姐、弟弟和Aunty(auntie),等下一次我再回信给Aunty,要回信给Aunty也要一点时间,因为要写英文,如果写华语怕Aunty不明白…新年也快到了,2年的新年都是在里(里)面过,真的很不开心…外面一定是很多人都在忙着买新衣???新年如果你们有时间才来看我,希望姐如果有时间能和你们来看我,因为很久没见到姐姐了,很想她…我现在在里(里)面都在忙着搬东西甚幺,因为过不久,我们就要搬上去了…好了,不写了,希望你们能回信…等你们的来信……祝你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2011.03.25